愛巧。只是個掃文掃圖po。新投稿不在這裏發。比较古老的投稿我就……留著吧。

随。

*卡路迪亚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傻瓜,是在他的新情人应允他的追求的时候。
……而他拥抱着那个家伙的时候,一只手敲了敲木头。


*他劝过卡路迪亚很多次,说是与其到处做无益的调情,还不如静下心来多读几本书。但他同时也明白,这种说辞无疑是更为无益的。


*卡路迪亚总在嚷嚷想买画。笛捷尔建议他把花在酒上的钱省一点下来存好,对他身体也有好处,一个月就足够了。
然而卡路迪亚却是瞪了他一眼,埋怨他不解风情。
“我想买毕加索的画,”他恶狠狠得说,当然那股怨气冲的不是他,“你认为我需要一辈子戒酒吗?”
那个男人一如既往,声色犬马,纵酒的习惯变本加厉。
还是没买到一幅他所谓的想买到的画。

……事实上,卡路迪亚只需要绕过几个街区便能直接拜访伟大的画家本人了。



*笛捷尔有时候会想卡路迪亚如果没有违背家族的意愿跑到巴黎来,现在应该会是什么样子。

评论

© The L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